林怀民:文化政策涉及生活型态与经济

林怀民:文化政策涉及生活型态与经济

政府制定文化政策时,应该具备哪些想像,云门舞集创办人林怀民认为,文化政策涉及生活型态、美学、经济等,如果政策无法思考这些问题,所有昂贵的戏院都只是绝望的孤岛。

辜公亮文教基金会成立满 30 週年,昨天起一连举办 3 天的国际论坛,提出 4 大议题面向,包括「提升观赏经验」、「一窥现代科技剧场」、「解码文化政策」、「预测演出新趋势」。

迈入第2天的论坛,今天下午邀请林怀民、全球表演艺术与文化计画主任顾丽采(Rachel Cooper)、香港进念˙二十面体联合艺术总监荣念曾、山东文化传媒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林凡军,分别对「文化政策与表演艺术之未来」提出看法。

其中林怀民以「戏院盖好了,再来呢?」为题,他提到中国目前有 1200 多间活跃的戏院,台湾这几年也增加许多戏院,矛盾的是在完工后会认为没观众,他认为行销要做好,「盖戏院背后就是政策,为人民服务,如果没有服务到人,盖这幺多戏院要干嘛?」

林怀民表示,他始终把云门定位为「跑江湖的团」,即便在台北十场演出可以卖出超过1万4000张票,但还是得到国外演出、讨生活。文化政策的制定,表面上是为了表演团体争取利益,但他认为,表演艺术最重要的还是观众。

他举例,中国的新戏院都是从天而降,戏院盖得很漂亮、很惊人,但票价却高到学生都买不起。这让林怀民想到童年在庙口看戏的经验,在那个场合,有人在相亲、谈生意,看戏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;在德国,多数人去戏院聚会、约会,「艺术到最后没办法变成日常生活美学时,所有盖房子的钱都是白花」。

林怀民认为,台湾表演艺术的问题在于,「没有去开创机会面对真正的群众」,如果花了很多钱盖戏院,却又让很多人无法进入,这样还不如把盖戏院的钱拿去地毯式地辅助表演团队,「如果政策无法思考这些问题,所有昂贵的戏院都只是绝望的孤岛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