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水瓶子专栏》大稻埕的菊元商行,山口商人重田荣治的一场梦

《水瓶子专栏》大稻埕的菊元商行,山口商人重田荣治的一场梦

随着台南林百货整修后重新开幕,台湾第一家百货公司菊元百货虽然被指定为历史建筑,但至今仍不知未来会以甚幺面貌示人。创办人重田荣治到底是怀抱怎样的心情创立台湾第一家百货公司呢?有没有人好奇,明明叫做菊元百货,但是商标与看板,居然都是使用他的名字的「荣」字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大稻埕的菊元商行,山口商人重田荣治的一场梦《水瓶子专栏》大稻埕的菊元商行,山口商人重田荣治的一场梦《水瓶子专栏》大稻埕的菊元商行,山口商人重田荣治的一场梦

重田荣治,1877 年出生于日本山口县,今日的岩国市,着名的观光景点是锦川上的锦带桥,当兵时曾经派去中国参与八国联军。1903 年,26 岁时来台湾创业,先在大稻埕买卖毛线,后来经营棉布批发,1908 年纵贯线铁路通车后扩大生意,故乡的菊元先生教导他做生意与染布,后来姪女嫁到了菊元家,除了工作关係亲上加亲,所以后来开设的百货店,全部使用「菊元」这个名称。

1926 年在大稻埕太平町三丁目(今延平北路、南京西路口)开设了菊元商行,在附近还有仓库。重田荣治听说三越、高岛屋要来台湾设立百货公司,于是增资并跟银行借贷,1932 年在荣町三丁目(今衡阳路、博爱路口)盖好了台湾第一间百货公司,又为了抢台湾第一个开幕,在林百货开业前请总督府官员来剪綵开幕。

林百货的老闆林芳一,在开业前生病过世,与重田荣治同样都是山口县人,可见当年与总督府政商关係良好,山口县是明治维新前的长州藩属地,幕末的长州藩与萨摩藩组成萨长同盟,推翻了幕府。一直到今日,山口县出身的政治人物长期把持政府高位,而山口县商人自古与满州、朝鲜贸易通商,这样的经验就带来了台湾。

菊元百货的据点,除了在台北太平町、荣町,在高雄的盐埕町三丁目也有贩卖店。报纸的广告打着:本岛唯一崭新流行吴服洋服店,价格确实低廉等等,广告用语直中台湾人的消费心理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大稻埕的菊元商行,山口商人重田荣治的一场梦

1932 年一月一日,在荣町的菊元百货公司还未开幕前,重田荣治就已经是布界进出口的名人,台湾日日新报的新年报纸,以棉布进出口的前途为题的大幅报导,超过了蓬莱米、台湾电力社长松木干一郎的篇幅。他在报导文末建议:因为棉花的生意越来越好,本岛人里的这方面的景气也可以算很好,但这种时候的生意要小心,不能热度太高就会大赔钱!也说明了经济不景气,大家的保守心态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大稻埕的菊元商行,山口商人重田荣治的一场梦

在荣町的菊元百货楼高七层,当时是仅次与总督府最高的楼,报载许多军事演习、灯火管制、防毒防火等演练都与菊元百货相关,甚至在顶楼架设高射炮,射击飞机都有照片,重田荣治配合的不遗余力,甚至还有欢迎第一舰队台湾来访的纪念章。对于曾经是军人的重田荣治来说,配合政府政策,让生意长长久久才是最重要的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大稻埕的菊元商行,山口商人重田荣治的一场梦《水瓶子专栏》大稻埕的菊元商行,山口商人重田荣治的一场梦

日本的舰队曾经多次来台宣扬国威,而重田荣治的第二个儿子在战争期间因为有不同的意见,后来又正值太平洋战争期间,二儿子被抓去审问失蹤(推测是判刑为卖国贼),重田荣治自责不已,他认为生意做太大树大招风,害了儿子失蹤,一直到过世前,还咐属大儿子能够找到二儿子的尸骨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大稻埕的菊元商行,山口商人重田荣治的一场梦《水瓶子专栏》大稻埕的菊元商行,山口商人重田荣治的一场梦

来台四十几年的重田荣治,棉布生意除了台湾之外,还扩及南洋地区。战争结束将这些店铺借贷出去就回山口县,想想几乎一辈子的黄金岁月都在台湾打拼,在台湾所有资产化为乌有,带着一个行李引扬回日本,但他的百货公司却带给当时台湾人永恆难忘的购物体验,除了广告、包装纸、食堂、化妆品、相关品牌的产品外,甚至还有菊元歌曲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大稻埕的菊元商行,山口商人重田荣治的一场梦

战后,荣町的菊元百货改为中华国货公司,军人之友社总社也在同一处,老蒋总统生日时,还有巨幅照片并打着万寿无疆的字样,既是广告也是拍马屁。虽然重田荣治已经离开台湾,可是菊元似乎与军人、战争的事情脱离不了关係。

参考资料:

老爹碎碎念部落格台湾回忆探险团一个木匠和他的台湾博览会/陈柔缙/麦田出版社全台湾第一家百货「菊元百货店」提报国定古蹟「新事证」专区!